前名嘴王志:朱迅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老婆

发布时间:2017-10-24 10:51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王志:我是作为第9批支援西部博士团去当的官。本来应该是一年,后来延长到1年零8个月,一共575天。然后在红十字基金会呆了2年,最后选择回到传媒大学。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因为我站在讲台上,心里还是会发怵,怕误人子弟。你知道一个电视台主持人,站在讲台,教人家主持,做电视节目,这种情况不太多。我教什么呢?不就是做媒体吗?如果我按照以前的状态继续下去,我会离媒体越来越远。近年来,媒体发展越来越快,我应该找机会回到媒体里,回到大家的印象当中去。

王志

王志昨日为加盟陕西卫视按手模留念。

从央视主持人到政府官员、红基会书记、大学老师。昨日,他又重拾话筒,加盟陕西卫视——

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戴着标志性的大框眼镜、脊梁笔直的王志昨日突然现身西安,这位前央视《东方之子》、《面对面》的著名主持人,正式宣布加盟陕西卫视将于近期开始录制的一档大型人文历史穿越全媒体活动节目——《丝绸之路万里行》,重拾主持人话筒。

尽管一度南下云南丽江为官,但王志举手投足之间还是那个严肃而直爽的新闻人。自称这是自己“有史以来第一次被人采访”的他,很坦承地和记者聊起了关于自己这些年在央视主持人、副市长、红十字基金会书记、传媒大学老师等身份发生转变时那些背后的故事,妻子朱迅、郭美美、央视主持人的工资等关键词从他口中娓娓道来,令人时刻能感受到他那挥之不去的新闻人气质。

如戏的人生

“我觉得自己每一个角色都合格”

新快报:经历了记者、主持人、官员、老师,如今又重拾话筒,这么多的身份转换,心态会不会有所转变?

王志:任何人做任何事,心态都会有变化,你要干好大家认为不同的工作,就会有不同的心理变化。其实我也说不清我的变化是什么,总的感觉就是年龄大了,头发少了,阅历可能和10年前相比,丰富了一些。至于这些优点怎么转化到从事的工作中,还要以观后效。

新快报:这么多角色的转变,你本身有哪些感悟?这次为什么会加盟陕西卫视?

王志:我是作为第9批支援西部博士团去当的官。本来应该是一年,后来延长到1年零8个月,一共575天。然后在红十字基金会呆了2年,最后选择回到传媒大学。这个过程中,我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因为我站在讲台上,心里还是会发怵,怕误人子弟。你知道一个电视台主持人,站在讲台,教人家主持,做电视节目,这种情况不太多。我教什么呢?不就是做媒体吗?如果我按照以前的状态继续下去,我会离媒体越来越远。近年来,媒体发展越来越快,我应该找机会回到媒体里,回到大家的印象当中去。

作为离开媒体6年的新闻人,我做采访记者做了20年,6年和20年,谁对我更有吸引力,这个算术谁都会做。陕西台有这个机会,属于天赐良机。衡量各方面因素,我觉得应该接受这次挑战。

新快报:能不能评价一下每个阶段自己的表现?

王志:自己评价自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不过我想这其中最主要是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3个阶段,非要打分的话,我觉得自己都还算合格。但因为做媒体的时间要长一些,我感觉从媒体上得到也多一些,对自己的影响比较大一点。我去丽江之后,很多人都说“王志去做官了”,我最不喜欢这个“去”字,现在当官,矛盾不要对立,不要异化,大家都是人,将心比心。

我去红基会的时候它是个很安静的单位,我的设想很美好,每年拿着合理合法合规的工资,虽然不多,但维持自己的生活,某种程度舒服的安静。如果是一个主持人,住五星级酒店、开好车,那很正常,但做慈善的人,别人会说你花的是不是捐来的钱?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当时很严格的要求自己。

后来因为郭美美的事情,红基会一下变成众矢之的,我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表过态,今天还是不能表这个态。但我说句公道话,红基会真的没那么糟糕,郭美美真的不是红基会的人,她炫富的钱,也不是红基会的钱。我现在离开了(红基会)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们的费用从来没有超过法律许可的范围,谁干活不拿钱、不拿工资呢?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能超过自己的范围。

你的问题我可能答偏了,但我还是想说,现在网上说央视主持人月薪26万元,我那天碰到赵台,我问他,赵台你怎么克扣我那么多工资呢?现在就是这样,一些虚假信息出来,就有那么多人相信,非常奇怪的就是,为什么没有那么多人站出来澄清这个事情?因为新闻传播最起码的是要真实的信息。

新快报:丽江回来,你为什么去了红基会,为什么当时不回归荧屏呢?

王志:我要说中央台不要我你信不信?人生迈出那一步,就不由自己来设想了。当时正逢红基会换届,他们希望有人来接这个班,他们觉得王志合适,他们就去找组织了,我也愿意。但到红基会工作,是经过电视台批准的,是正式的调动,后来从红基会离开,走的也是正常程序,是我愿意回到校园,回归学术,事情就是这样,也不叫阴差阳错。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媒体,所以我始终带有一份媒体情结,你走得很远,可能有人觉得你做得很好,也有人觉得你做得不够好,但最后,你最熟悉、最擅长的还是对公众的影响,还是这件事,那何乐而不为呢?对我来说,我始终觉得自己没有离开媒体。现在我看各种各样的电视节目,特别是我老婆的节目。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一首诗,香港有个诗人叫何达,他有一首诗大意是:“我是不会变的,就是不会变的。大理石塑成的雕像,铜铸成的钟,而我是用忠诚塑造的。即使破了、碎了,片片都是忠诚……”这个忠诚指的就是我们自己的内心。对我来说,媒体就是一个解不开的情结。

    上一篇:央视春晚语言节目犀利 女主持人或用朱迅
    下一篇:王志:只结过一次婚,没离过婚,朱迅就是我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