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澳美大战“格莱美”,下一个阿黛尔是骚姆?

发布时间:2017-12-07 10:59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Sam Smith

郎朗邀请腾讯网友齐看57届格莱美颁奖礼

0'17''

308

腾讯视频

郎朗邀请腾讯网友齐看57届格莱美颁奖礼

推荐视频:

正在播放

腾讯娱乐讯 (文/爱地人) 第57届“格莱美”奖就将在北京时间2月9日揭晓,虽然这个奖项的影响力,在互联网时代也算每况愈下,至少不像在传统唱片时代那么风光无限、说一不二。但即使如此,一个乐坛总还是要有一个像样的音乐颁奖礼,“格莱美”就是这么一个从专业角度最权威,相对最能代表全球音乐风向标,以前是、今天还是。虽然,它原本根本没想代表国际,而只不过是一个立足美国、容纳英国,顺便兼顾加拿大和大洋洲的英语流行音乐大奖。

在本届“格莱美”的提名中,除了老大姐Beyonce之外,Pharrell Williams和Sam Smith两位新人级艺人,也同样获得了六项提名,三人领跑“格莱美”的预赛,至于谁能笑到最后,这个真不好说。要知道领跑提名在“格莱美”的历史上,并不算是一件好兆头的事。第47届“格莱美”领跑的Kanye West,最后输给了Ray Charles;第48届“格莱美”领跑的Mariah Carey,最后也被全发全中的U2远远抛在了身后。“格莱美”要是这么好猜,那么它也就成了“公告牌”了。

当然,Pharrell Williams和Sam Smith领跑提名奖,倒是很有现象级意义的事,作为当今英美乐坛最具代表性的新人歌手,他们的年龄,他们分属美国和英国的国籍背景,也让这样的对抗很有现实意义的话题性。不管结局如何,可以这么说,这届“格莱美”注定会成为见证欧美新生代歌手更新换代的一届“格莱美”,会随着颁奖礼一起进入新的音乐世代,而非像以前总是被人们诟病的口味偏老,或者游离于主流大众之外。

抛开外围盘口和“格莱美”历史数据分析,不得不说Sam Smith将会是本年度“格莱美”最后赢家的热门人选。甚至可以说他在四项综合大奖,以及两项流行类奖项中,都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包揽所有奖项虽然有点超现实,却也不是没有可能。Sam Smith的专辑《In the Lonely Hour》,几乎和阿黛尔在54届“格莱美”大获全胜的专辑《21》如出一辙。它们都是复古流行乐专辑,都有着复古流行乐那种古老且优美的转音唱腔。而两位歌手又都不是只会玩唱功的机械唱将,除了有着上天赋有的人声天赋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能把情歌往死里唱,完全达到掏心掏肺、不顾一切的忘我境界,堪称是人声和情感最佳的结合。当然,比起Adele更多被人提起的内在美,Sam Smith的外在也让他加分不少,出柜的话题不说,那袭迷人的大衣,以及英伦艺人特有那种神经质文艺气质,都已经让他成了一个十全艺人。

可以说,Sam Smith以单曲《Stay With Me》和专辑《In the Lonely Hour》,会在本届格莱美“最佳流行歌手”和“最佳流行演唱专辑”两个流行类大奖,以及四个综合类奖项中,都保持了非常强的竞争力。当然,我们也不能厚此薄彼,因为除了Beyonce、Pharrell Williams、Usher、Miranda Lambert、Eminem、Drake这些在乡村、R&B及说唱类多有斩获的艺人之外,Sam Smith还将在综合类奖项中,面对Sia和Taylor Swift这两位唱作女将的直面交锋。

在“年度单曲”选项里,Sia的《Chandelier》和Taylor Swift的《Shake It Off》,都是很强的竞争者。后者以国内的标准来讲,当之无愧的可以称为洗脑级的神曲,当然考虑到“格莱美”评委对于评选标准一直以来流行与专业的均衡,或者向后者倾斜的特点,那么Taylor Swift获奖的希望倒是不大。反而是Sia的《Chandelier》,很有可能向《Stay With Me》发起挑战,作为去年最优秀的Down-Tempo女声,Sia不仅非常完美的演绎了《Chandelier》这首单曲,更是为这首单曲营造了一个完美的世界。尤其是这首歌曲丰富、饱满和立体的氛围,也让它在“年度制作”里保持很强的竞争力。如果说本届“格莱美”最终并不是由Sam Smith笑到最后,那么最有可能成为黑马的,就会是Sia。

“菲董”自然也不弱,如果说Sam Smith是当今英国乐坛的潮流人物,那么Pharrell Williams也可以堪称美国乐坛的代表艺人。去年就获得“格莱美”之“最佳非古典类制作人”的“菲董”,算得上是全才性的音乐人,尤其是前年为Daft Punk制作的《Get Luky》,以及为Robin Thicke制作的《Blurred Lines》,都获得了专业及市场的肯定。而去年和Alicia Keys、Miley Cyrus、Justin Timberlake等大腕一起录制的专辑《G I R L》,更是代表了美国“当代节奏蓝调”和“当代灵魂乐”的最高制作水准。一首《神偷奶爸2》的电影歌曲《Happy》,更成为去年美国的年度金曲之一。与Sam Smith唱的“骚”、投入真相比,“菲董”的特点就在于玩的灵,这也让他在“年度制作”这个奖项上,同样保持强大竞争力。

“年度新人”奖项提名中,除了以上提到的Sam Smith之外,事实上最有可能获得这个奖的,还有一个当仁不让的人选,就是Iggy Azalea。Iggy Azalea既非来自美国,也非来自英国,而是来自大洋洲的澳大利亚。虽然在整体上,大洋洲的音乐人不如英美两地的歌手那样人多势众且影响力巨大。但近几年同样涌现出许多唱响国际的音乐人,第55届“格莱美”上风光一时的独立音乐人Goyte,以及上届“格莱美”颇有收获的Lorde,就都是来自大洋洲。

而在说唱领域,女歌手向来是小众群体,但一旦这个领域出现女歌手,就一定不可小视。Missy Eliott的功底,Left Eye的才华,以及Nicki Minaj堪比Lady Gaga的话题,都让她们一时间成为说唱界的女中豪杰。而Iggy Azalea除了在外貌上有着非常好的颜值之外,其鲜明的美国南方说唱风格,再加上结合了电音舞曲的曲风,也让作品除了呈现说唱音乐独有的我行我素之外,还有着非常灵巧的效果。之所以说Iggy Azalea很有可能拿到“年度新人”,不仅因为她的出现,终于让Nicki Minaj不再孤单,也使得说唱领域,鲜有的出现白人女歌手的身影,让此前奋斗在黑人说唱歌手前线的白人男歌手Eminem,同样也不再寂寞。这样可以成就历史意义的时刻,“格莱美”评委也不会熟视无睹吧?!

至于老大姐Beyonce,她的竞争力还是会体现在R&B类型奖项上,她与Jay-Z合作的《Drunk In Love》,在“最佳R&B歌手”、“最佳R&B歌曲”等多个R&B奖项中,都有很大的胜算。而在说唱类奖项中,Iggy Azalea的《The New Classic》,也将会和Eminem的《The Marshall Mathers LP2》在“最佳说唱专辑”中展开最激烈的争夺。唯一遗憾的是,这位说唱女歌手并没有入围“最佳说唱单曲”,假设她能和“麻辣鸡”同处一奖,后者会如何话题性的发展?这画面确实很美……

而摇滚类的奖项,一样一年不如一年。The Black Keys、Jack White、Arctic Monkes,也算是近几年中生代摇滚艺人中的翘楚,但他们的音乐也正应了摇滚乐在这个时代的独立化标签,开始走向更为小众的领域,而无法像摇滚乐黄金岁月那样,成为流行潮流的先锋。或者可以期待Beck在“最佳摇滚歌曲”和“最佳摇滚歌手”等奖项带来惊喜吧。至于“最佳摇滚专辑”,看U2和比U2还老的Tom Petty,为本届“格莱美”注入一种更深刻的底蕴,也是一件很古朴的事情。

当然,潮流是不可能逆动的,即使如“格莱美”这样有着悠久历史的音乐奖。虽然花落谁家还未定,但一个属于Sam Smith、Iggy Azalea和Pharrell Williams的时代,毕竟已经来了。

    上一篇:阿黛尔为何泪如泉涌?回归很忐忑重拾信心
    下一篇:第59届格莱美前瞻 阿黛尔碧昂斯巅峰对决将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