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任正非至少连续干掉四任爱立信CEO 实在太

发布时间:2017-12-06 09:45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任正非连续干掉至少四任爱立信CEO

曾高飞

最近一条重磅消息刷爆通信圈:在爱立信服务了28年,做了7年爱立信CEO的卫斯翰因为业绩不佳,黯然下台。

虽然爱立信董事长雷夫·约翰森给其评价颇高,称“卫斯翰带领爱立信经历了重要的转型,与全球主要客户建立了牢固关系,以强大的领导力和充沛精力激励着爱立信全体员工和管理层”,但地球人都明白,这是给卫斯翰找个台阶下,这评价遮掩不了对卫斯翰的失望和不满。

尽管在华为战略版图上,爱立信早就不再是其对手,但卫斯翰下台,从客观上看,确实是华为一手促成:因为爱立信无论是在技术上被超越,还是在市场上被攻城拔寨,始作蛹者都是华为。

爱立信的CEO很容易做,那就是只要战胜华为,无论是谁,都可以在CEO宝座上稳如磐石;爱立信的CEO很难做,因为要追赶上华为,现在几乎成为一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2013年华为完成对爱立信的超越开始,两者差距越拉越大,追赶起来的难度也越来越大,所以在爱立信CEO这个职位上要长久呆下去,确实不现实。

但要爱立信彻底认输,在心理上这道坎恐怕是过不去的。所有,只有寄希望于更换CEO来尝试渺茫的可能。

卫斯翰下台与华为直接相关

卫斯翰黯然下台不是被华为任正非赶下台的第一个爱立信总裁,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算上卫斯翰在内,这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干掉的至少第四任爱立信CEO了。

在最新财富500强排名中,华为比上一年飙升了近百位,而爱立信则跌落到300位之外。从今年年初至今,爱立信股价持续下跌超过30%,在业绩报告公布当天更暴跌超过5%。

看起来似乎爱立信的跌落与华为没关系。实际上,企业之间的竞争都是此消彼长。虽然华为早就不把爱立信放在心上,但华为市场份额不断扩大,势必导致爱立信市场份额不断萎缩。这是导致卫斯翰下台的直接原因。

“后生”华为强势崛起

华为于1987年在深圳创办,以销售代理用户代换机起家,1989年自主开发用户交换机。1995年华为销售额达15亿人民币,主要来自中国农村市场。1998年业务拓展到中国主要城市。1998年华为开始把触角伸向世界核心市场的欧美。2001年与俄罗斯成功签署上千万美元GSM设备供应合同。2003年在独联体国家销售额超过三亿美元。2005年英国电信宣布华为为其八家21世纪网络供应商名单之一。至此华为全球局面逐一打开,产品销售在德国、法国、英国、葡萄牙、荷兰、美国、加拿大等14个发达国家遍地开花。

到2006年,华为已经从一匹中国土狼成长为全球雄狮,在全球移动软交换市场出货量居全球第一。2008年被商业评论评为全球十大最有影响力的公司之一,在移动设备市场份额达到全球第三,移动宽带产品全球第一,实现合同销售额302亿美元,实际销售收入215亿美元。2010年华为首次跻身于世界五百强名单,成功超越诺基亚西门子和阿尔卡特朗讯,成为全球仅次于爱立信的第二大通信设备制造商。超越爱立信被正式提上日程。2013年华为成功超越爱立信,站上世界之巅。也从这一年起,爱立信就被华为踩在脚下,没有再翻身过。之后两者距离渐行渐远。到现在,爱立信体量只有华为的三分之一左右,利润体量的差距更远。

从华为的成长轨迹我们不难看出,华为深得中国文化谪传,最初用的是疱丁解牛的套路,“以无厚入有间”为手段,最终达到“游刃有余”的境界。

华为开始做的是被爱立信这种跨国企业忽略或者瞧不上的农村生意,走的是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武装道路。在中国如此,在海外市场上也是如此。最初进军海外,华为也是以当时的俄罗斯和独联体为主要目标市场,进行深耕细作——这正是由于意识形态问题,被爱立信等跨国企业所轻视的市场。

做这些市场,华为很接地气,华为走的是性价比路线。这对于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阿尔卡特良讯这些通信设备的贵族企业来说,是没办法做到的。深度研究华为,我们不难看到,越是跨国企业躲的地方,越能看到华为人的踪迹和忙碌的背影。无论是自然大灾难的地震、海啸,还是人为的战火纷飞,华为人都是第一个到达现场,也能坚守到最后。这让华为所到之处,备受好感和欢迎。在华为运营上,也是采用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当销售上来后,华为便开始大手笔投入研发。现在华为的研发能力也站上了世界之巅,连续多年专利申请和授予都是世界第一。

任正非连续干掉至少四任爱立信CEO

爱立信成立于1876年的瑞典首都斯德歌尔摩,做电话机起家,现在提供端到端的全面通信解决方案和服务,目前在全球拥有员工11万多人,是一家不折不扣的“百年老店”。在华为之前,没有哪家企业能够撼动过他的科技领先和销售领导地位——如果不是华为,它目前还是世界第一。就是这样一家牛逼哄哄的企业,最后却败在了“年轻后生”的中国企业华为手下。任正非成为爱立信美梦的终结者,爱立信总裁们噩梦的开始者——把华为总裁任正非比做爱立信总裁们的“屠夫”一点也不为过。在华为咄咄逼人的进攻下,1999年7月,爱立信首席执行官Sven-Christer Nilsson被解雇,这是被任正非干掉的第一个爱立信总裁。其继任者为柯德川,但柯德川的好日子并没延续多久,他马上成为被任正非干掉的第二个爱立信CEO。柯德川的继任者是思文凯。思文凯于2003年上任,2009年下台。在思文凯上台的这段时间,是华为快马加鞭发展的时期,华为成长为让爱立信胆寒心惊的竞争对手,对华为的进攻,爱立信渐渐丧失招架之功。思文凯是任正非干掉的第三任爱立信CEO。思文凯现为英国石油公司(BP)和英国电信公司沃达丰的董事长。这两家企业都很厉害,前者在石油领域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后者是英国最大电信运营商。能够这两家企业的双料董事长,足见思文凯之厉害。看来,思文凯被赶下台,并非思文凯不行,而是任正非实在太厉害——在职业生涯上,思文凯不得不绕开与华为正面竞争,躲着任正非。

接下来被任正非干掉的爱立信CEO,大家都知道了,那就是卫斯翰——在卫斯翰主政期间,华为完成了对爱立信的全面超越。现在爱立信正在全球选角,在新CEO诞生之前,由爱立信任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詹·弗莱克哈默暂行代理CEO一职。如果爱立信选出其他合适的CEO来,他注定只是一朵昙花。

在通信设备领域,既然华为是世界第一了,那是不是可以放爱立信一马?答案是否定的。任正非是军人出身。在他那个年代,军人都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从任正非的经营哲学来看,他对毛泽东思想的领悟和应用十分精准到位。想必毛泽东的词“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精神,任正非是深有体会的——毛泽东崇尚革命要彻底。所以,华为对爱立信在全球市场份额的吞食鲸吞还没有画上休止符——除非爱立信倒闭或者全部转行,当然这种假设在短期内是不存在的。所以,无论是谁来继任爱立信CEO,其噩梦仍要继续下去——他仍可能成为任正非刀下之鬼。

大势解读,牛股捕捉,尽在微信号【凤凰证券】或者【ifengstock】 

盘后剖析A股走势,指点明日走势,请关注微信号【复盘大师】或【fupan588】 

股票早餐,股市内参,涨停股预测,尽在微信号【A股情报】或【agqb888】 

    上一篇:任正非:领先半步是先进,领先三步成先烈……
    下一篇:任正非:公司不会迁就任何人 坚决淘汰不称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