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数字报

发布时间:2017-11-11 09:50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所谓萌宠,即是长得萌萌的宠物。在微信朋友圈中,晒娃、晒美食、晒萌宠并称“三晒”。萌宠可以是长得大眼汪汪,水灵可爱的,如柯基、泰迪、吉娃娃等,也可以是皮皱肉厚但憨憨傻傻的法斗、哈士奇等不一而足。只是,今天笔者要讲的这只萌宠,不是城市宠物狗,而是生长在重庆三峡农村的一只中国土狗,它虽其貌不扬,但却陪伴我们度过了在三峡考古的美好时光,成为了大家记忆中的可爱化身。

  那是16年前的往事了。当时笔者还是大学考古文博专业大学生,我们的毕业实习是参加长江三峡地区抢救性考古发掘。由于三峡大坝建成后,水位将升至海拔175米,这样一来水线下的大量城市、村镇将被淹没,这也包含着数以万计的文物遗址和古代遗存。所以,那个时期几乎全国所有考古单位都齐聚三峡开展抢救性发掘工作。

  分配给我校考古队的任务地点是重庆市万州区新田镇王家沱村的一处东汉墓葬遗址。我们从2001年3月底入驻,直到6月初完成,前后共66天。当时考古工地位于长江边上,而我们住在半山腰一位我们称为“向书记”的乡干部家。每天8点,我们走半小时山路上工,中午11点回住地午饭,下午2点再出工,5点半结束工作,一天要来回四次,甚是劳累。

  记得我们初次到向书记的家,一只土黄色的大狗就兴高采烈地出来迎接我们,这就是萌宠“贝贝”。贝贝是一只母狗,由于自来熟,不认生,所以受到了村民的普遍喜爱。几乎所有到向书记家串门的村民、孩子等都会摸摸贝贝的头,捏捏它的腮肉,扯扯它的尾巴。贝贝从来都不生气,甚至都不太吠叫,十分温顺。我们入住后,贝贝更是成为了我们的好伙伴。每天清晨6点,它就会准时用身体蹭我们宿舍的房门,嘴里哼哼唧唧,好像叫我们起床Morning Call。我们上工地时,贝贝在前面开路,一路还和沿途的村民和同类打招呼。由于笔者当时是班长,负责扛着考古队的大旗走在前头,所以贝贝每天都陪伴着我的左右。

  我们考古工作进行到第45天,计划中的墓葬遗址还未露头。领队和老师们十分着急,在几个“疑似”探方处反复巡查,日夜分析地层、土色,监督进程。贝贝有时也会跟着我们在各处转悠。忽然,平时乖巧安静的贝贝大叫起来,大家不由围拢过去,原来跑出一条大蛇,说时迟那时快,村民向斯福拿着锄头一下子朝着蛇头打去,蛇一命呜呼了。各位有所不知,出了蛇对于考古工地不是小事,因为蛇与地下墓葬有一定的共生关系。果不其然,第二天在发现蛇的周边探方,一个土洞墓的轮廓就出现了,经过深入挖掘,最后确定,这是一个东汉时期的墓葬,共出土尸骸一具,虎首错金银铜带钩一个,随葬钱币、陶罐、器具等若干,特别是这个虎首错金银铜带钩,制作精美,具有典型的巴人文化特色,最后被文物定级后,现收藏在重庆三峡博物馆中。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此次发掘成功,贝贝功劳不小。那几天,我们队员们吃饭时都把自己碗中的肉一块块夹给贝贝吃,用来犒赏这位有功之臣。

  考古生活是短暂的,到了6月初,工作临近尾声了。村民们很舍不得我们走,都纷纷拿来当地出产的脐橙、樱桃、香椿等特产送给我们,还连夜为我们编了30多个大藤框,方便装卸文物。记得是6月7日清晨,考古队雇了两艘驳船,满载着发掘出来的文物,正式离开王家沱前往万州博物馆复命。房东向书记执意陪同我们前往。没想到的是,大家一不注意,贝贝竟然也上了船跟着一起来了,它一路上从船头跳到船尾,非常欢快,好像进城赶集一般。万州到了,文物上岸后,贝贝和我们一起乘车前往博物馆。从门口下车到博物馆里,如同在考古的乡间小路,贝贝习惯性地跑在最前面。博物馆馆长看到我们来了,把我们迎进会议室,说道,“大家辛苦了,快坐坐坐,喝口水。”馆长说完,贝贝倒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惹得我们捧腹大笑。贝贝走时,大家恋恋不舍,女同学们还留下了眼泪。

  光阴荏苒,十多年一晃而过,直到现在我还时不时会想起可爱的萌宠贝贝来。按照狗的寿命,小家伙应该早已不在这个世界了,它的家乡王家沱小山村也已经淹没在三峡库区的波涛中了。但是它们留给我们的记忆却不会消失,犹如当年甘之如饴。

    上一篇:贝贝网张良伦:贝店最有机会成为新零售范本
    下一篇:电商如何玩转新经济时代?国美、沃尔玛、贝贝